有人認為「傳統往往是創新的包袱」。試談談你對這句話的看法。

6H  顏煒達

     自古以來,傳統文化及思想往往被詬病為創新的包袱,而歷史的長河中,我們實在不難看到傳統的文化思想成為創新思維的推崇者的最大阻礙, 令一個文明的文化、思想、政治及科學上難有所革新。因此,我十分同意「傳統往往是創新的包袱」這句話。

     首先,傳統思想令人們不敢走出固有框架,在不同方面上亦難有革新及帶來創新的思維,窒礙社會發展。 中世紀時期的歐洲,各地的文化、科學及思想發展皆因戰火斷斷而停止。但正因有人敢於突破傳統,推動文藝復興,希望在文學及科學上擺脫教會的宗教束縛, 以及引入阿拉伯國家的科學研究,推動歐洲各國的人文發展。 但文藝復興運動的步伐卻因教廷多番阻撓而被拖慢,而不少科學家及思想家,例如歌白尼就因提出日心說,違背天主教教廷主張太陽圍繞地球轉動的學說,而遭處死。更有不少傳統學說的支持者指責文藝復興的創新者違反神的教義,期圖推崇人道主義以取代傳統的宗教觀念,更欲接納異教國家的文化及科技。 以上爭執皆令文藝復興運動只能為毆洲大陸的人文思想及科學發展帶來短暫光明,使歐洲大陸的社會難以有所創新,亦見傳統思想使人不願走出固有框架成為創新的包袱。

     此外,傳統思想令人們不求上進,不求改革,對創新思維及改革嗤之以鼻。 民主制度是人人皆渴望的政治制度,能讓人們在具法律及人權自由等保護下選出最能代表人民意願的政府,更能用自身公民權利去投票,作出重要抉擇。但在歷史的長河中,不少國家卻是推行帝制,以君子一人之勢管治天下百姓。 就例如中國自古千多年來皆推行帝制,昏君暴君逐一繼承先王帝位,人民活於水深火熱之中。但往往因受儒家思想所限,人民不敢以強硬的革命手段去爭取民主,更毋論提出民主思想。正如孫中山先生,一位推翻滿清帝制並建立中華民國的偉人所指, 中國難以推行民主政制,正因廣大人民依舊缺乏民主思想,只求溫飽而非自身權利, 故才會對剝奪百姓的帝制噤聲。以上情況卻是到民國建立多年後進行的「五四運動」才有所改變。這不正反映出傳統思想使人不求上進,故不願提出創新思維,令社會難以革新之餘,人民更往往受守舊腐化的思想所限,令創新的思維亦難以萌芽,改革難以實行。因此,傳統成為了創新的包袱。

     最後,人們往往在傳統思想及文化的耳濡目染下,對創新便有所排斥,拖慢接受創新思維的步伐,不利培育下一代人的創新思想。 清朝末年,康有為及梁啟超等有識之士與光緒帝欲推行「百日維新」,當中包括廢除考核及學習八股文,鼓勵文士及學童轉為在西式學堂學習西方科學及文學。但以上改革在一向於科舉中考核儒家學說及八股文的文人中引起極大不,而中國自漢朝起各代科舉考試皆離不開考核儒家學說,故不論是文人抑或學童對學習西方科學及文學,甚或是人民思想有所排斥,難以培育出創新的思維, 不願接納創新的思想及知識。這正正可見在傳統文化思想的耳濡目染下,人民難以接受創新的思想及知識並有所排斥。但有幸民國建立後的「五四運動」推動了「白話文運動」,大大顛覆了傳統的教育及文化,更鼓勵年輕人接受創新的西方思想,勇於提出創新思維,打開了中國文學的新一頁。假若人們不拋開名為「傳統」的包袱,下一代自然缺乏創新思維,社會亦難以進步。

     雖然有人會認為傳統的文化思想以及科學研究能為創新打下一定基礎,令創新者能在現有的人文及科學研究上加以改進,省卻了創新的時間及成本。但以上說法實屬片面,往往僅限於人文發展,皆因科技的進步往往是創新者推翻前人的發明,或是取代其發明,推動世人的科技發展。 就以萊特兄弟為例,他們研發出用螺旋槳及引擎推動的飛機,打開了人類航空科技發展的新一頁。但假若他們與前人無異,一味單純從人力推動的方向去研發飛機,恐怕結果與前人一樣,人類要在天空中飛翔的景象可說是癡人說夢。可幸的是,萊特兄弟敢於推返前人的發展,重新研究利用力學及機械等方法去研發飛機,而非只在前人的研究上停濟不前,成功實現人類於天空中飛翔的願望。 這證件若要創新,並不一定要依賴前人所創下的學術及研究,而是敢於革新,以大膽的思維去突破固有框架,推翻前人的傳統思想及科學學說,方能推動社會的創新。

     總括而言,傳統文化思想及研究難不免會拖慢社會的整體發展及創新的步伐,成為創新的包袱,令人類難以激發出創新大膽的思維,人文發展難以有所革新,有甚者更如帝制般影響人民福祉。

 

回作文目錄

年度計劃 學生表現 學生作品 其他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