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關愛座

3M   徐苗儀


     有人説:「香港的公共交通工具應取消關愛座。」對於這個説法,我十分認同。以下是我的一些看法,説明為何我贊成取消關愛座。

     首先,關愛座設立的原意只是想鼓勵和提醒大家要讓座,但近年網上不時公審沒有主動讓座的年輕人,讓關愛座的意義被扭曲,成為「批鬥座」。很多年輕人即使感到不適和疲累仍然不敢去坐關愛座。而年輕人使用關愛座,一定程度是因為香港人工時過長,工作過於疲累。有調查顯示香港工時平均每天十小時,乃全球之首。香港工作壓力逼人,而不少市民居住在偏遠的新市鎮,乘搭公共交通工具時設法找座位休息,乃是人之常情和現實的需要。但是,一項針對中學生讓座文化調查發現,約八成中學生認為坐在關愛座的壓力比坐在普通座時多,又認為如不讓座會受到另類歧視。由此可見,關愛座已為年輕人帶來不必要的壓力,且引起社會的爭議矛盾,所以我認為長遠來説應該廢除關愛座。

     你可能會説,關愛座用顯眼的顏色標示,能夠提醒大家讓座,但亦正正是因為這樣,導致了不少年青人和長者都誤會了關愛座的原意,認為青少年不能坐關愛座,只有老人才能坐。明光社副總幹事傅丹梅表示,網上有關讓座的攻擊令年輕人感到害怕,而且她相信其實年輕人都願意讓座,所以可以廢除關愛座。

     第三,其實有很多人看到有需要的人都會自動自覺去讓座,不論自己坐的座位是否關愛座。許多人讓座都不是因為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只是出於單純的同理心。「遵理潮指數」的調查發現,有約九成六中學生會主動讓座予有需要人士。而我亦問過身邊的同學,如果他們坐的不是坐關愛座,他們會不會讓座。他們都表示不管自己坐的是不是關愛座,都會主動去讓座,而理由純粹是出於同理心。因此,我認為只有讓大家明白讓座是同理心的表現,才可以建立真正的讓座文化。假如人們只因為害怕被人批評、公審,才去讓座,這不是本末倒置嗎?

     總括而言,我認為應該廢除關愛座。因為這導致年輕人真的有需要時,也因太大壓力、害怕而不敢坐。何況有很多人都會自動自覺去讓座。其實,只要有同理心的話,每一個座位都是關愛座,不用有特別標誌去識別。

 

回作文目錄

年度計劃 學生表現 學生作品 其他資源